论坛

时尚

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20日消息,叶飞爆料操盘事件仍在持续发酵,但其举报的“盘方”蒲菲迪一直没有进行公开回应。另一位也遭到叶飞举报的关键人物20日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,他没有欠叶飞钱,“这两天有证监会的人也在给我们做调查,我们都是全力配合的。”

叶飞微博截图

此前,叶飞将蒲菲迪和刘辉的手机号公布在微博上,称其参与操纵中源家居股价。在短信截图中,叶飞还质问刘辉:说好的费用,你只给一个定金,下家买了1543万,损失多少你没数吗?非要两败俱伤。

短信聊天记录截图

中新经纬客户端根据上述微博爆料的刘辉手机号联系到机主,机主称,自己并不是刘辉,他姓陈,“这几天每天都会收到几百通电话,不胜其扰。”

陈先生自称是蒲菲迪的老乡。在他看来,这件事纯粹是一个乌龙事件。他也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回忆了4月1日在深圳一家酒店见到叶飞的场景。

“之前我的朋友介绍给我一个人,就是刘鹏(注:叶飞称申万宏源某营业部的刘鹏是他的上家)。4月1日,他给我打了很多电话过来,让我见他一面。因为3月底我去了深圳,正好找蒲总(蒲菲迪)借了她的车,她那天下班了,我就说顺便一起见个朋友,就和她一起见了刘鹏。”陈先生说。

他表示,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刘鹏,去了之后刘鹏和叶飞就在那里,叶飞还正在喝酒。在做了自我介绍之后,陈先生就去洗手间,回来后他发现叶飞已经在砸瓶子。

“太尴尬了。”陈先生称,蒲菲迪这时站起来要走,但是叶飞不让她走,要加她微信,自己就拦着叶飞。

蒲菲迪脱身下楼后发现,自己的包没拿。于是陈先生返回酒店,他看到叶飞把蒲菲迪的包拿到手里。“我把她的包抢过来,问叶飞怎么能乱拿别人的包,翻别人的东西。”

陈先生把包还给蒲菲迪后,蒲菲迪发现包里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不见了,他又要求叶飞把卡证还给他们,但叶飞不肯,于是蒲菲迪选择报警。在深圳福田区派出所民警协调下,最后把身份证和银行卡拿了回来。

但叶飞和陈先生对当天场景的描述出入较大。据华夏时报此前报道,根据叶飞的描述,当天,在深圳福田区四季酒店,叶、刘同盘方见了面,对方来了三个人,两男一女。“女的叫蒲菲迪,他们讲了很多复杂的理由,说当天(3月31日)不是他们卖的,接下来需要稳定一下筹码(股价),得缓一缓再给尾款。”叶飞称。

争执不下,当晚有人报了警。最终,深圳福田警方将叶和蒲带回了派出所。叶飞出示的深圳福田派出所人民调解口头协议登记表截图显示,4月1日21时许,蒲菲迪称她陪朋友去酒店,离开时她的包遗落在酒店大厅休息区,之后朋友通知她去取包,核实包内物品时发现身份证和银行卡不见了,于是她就报警,叶飞称双方存在经济纠纷,恰巧对方的包遗落了,他就将银行卡和身份证暂时保管了,希望对方可以写一个欠条。

上述报道中,叶飞称,蒲没有同意写欠条,但表示愿意一周之内给尾款,而直到现在也没给。

中新经纬客户端多次拨打蒲菲迪和刘鹏电话进行求证,蒲菲迪电话始终无人接听,刘鹏则表示不愿意再谈此事,“以官方调查结果为准”。

这起纠纷后不久,陈先生发现叶飞在微博上爆料称,中源家居进行了“市值管理”,并坚称蒲菲迪就是“盘方”,还多次喊话蒲菲迪向她“讨债”,陈先生的手机号及与叶飞的短信聊天记录也被公布在叶飞微博上。

“我们都是第一次跟他认识,见第一面欠你啥钱了。”陈先生表示,“中源家居的董事长或者公司的人,我们都不认识,他瞎编乱造。”

陈先生表示,因为这是诽谤,只是自诉案件。现在律师正在收集证据,之后就走法律程序。“因为第一次纠纷发生地在深圳,在那里报过案,所以计划在深圳和成都两地同时起诉,哪边快就(在)哪边(起诉)。”

陈先生称,因蒲菲迪名下有一家基金管理公司,近日证监会的工作人员也在做调查,他们会全力配合。

天眼查APP显示,蒲菲迪为莘天使基金管理(深圳)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,持股比例70%。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,注册资本1000万元,经营范围为受托资产管理、投资管理(以上不得从事信托、金融资产管理、证券资产管理及其他限制项目),目前仍是存续状态。

(原标题:“叶飞举报门”关键人物:没欠他钱,会全力配合证监会调查)

(责任编辑:钟齐鸣_NF56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