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

时尚

原标题:因为骂男人被封杀,这次她又出来作什么妖蛾子?

作者:彬彬有理

新一季的《脱口秀大会》开播了,不意外的,杨笠又上了热搜。

刚一上台,罗永浩就为她爆了灯,整个场子立刻被炒得火热。

开场的一句“准备好听到一些犀利的男女话题了吗”,又让现场观众掌声一片。

经过了一年的风风雨雨,刚回到舞台,就为节目贡献了 1.15亿的阅读量。

看热搜词条就知道,还是熟悉的配方,还是熟悉的味道,堪称“脱口秀小炮弹”的杨笠,她又杀回来了!

回顾这腥风血雨的一年,杨笠说自己确实有了不少感悟。

明白的最深的就是:

“不要轻易调侃男性,如果非要调侃,只调侃成功的那部分”。

为什么呢?

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男的,如果生活过得不如意的时候,会变得多么丧心病狂,多么歇斯底里,多么莫名其妙无理取闹。

这样的男人,简单来说,就是跟女的一样。

你看看,杨笠式经典讽刺又来了。

这次,她谈得更深,把话题眼延伸到了家暴这个话题。

杨笠说她妈现在都不催婚了,因为以她的名声,想娶她的男人应该也只是想打她的时候更方便。

这不止是句俏皮话,这是事实。

直到今天,全国各地因为家暴而导致的恶性伤害甚至谋杀案件,仍然层出不穷。

别说还在婚姻中,很多离了婚的女性依然还活在前夫家暴的阴影里。

甚至有人会问是不是因为你做的不好,才会被打。

可想而知,她的这段表演又被推上了热搜。

不,应该是说,只要杨笠站在那儿,争议就随着她来了。

某些男性依旧不厌其烦的说着她玩儿男女对立流量,除了这些好像就没别的说了一样。

但明明有更多的男性脱口秀艺人把自己的女友、太太塑造成:拜金、消费主义、无脑的形象来造梗。

怎么放在女性身上你觉得是正常、搞笑,放在男性身上就是冒犯了呢?

关于杨笠的段子,脱口秀演员黄西在微博中说:

脱口秀的优点之一是给弱势群体吐槽强势群体的机会。以前喜剧里拿残疾人开玩笑,拿女性开涮,吐槽社会底层,但极少有人抗议这些三观不正的段子。

杨笠调侃社会上占强势的男性没什么大不了的,而且她是在讲段子,她嘴里的‘男人’并不是指所有的男人,是指一些没底线的男人,再加上喜欢对号入座的。”

让某些男性跳脚生气的,其实从来不是杨笠说了什么、做了什么,而是我们女性居然真的敢反过来吐槽他们了。

而这季的脱口秀,不止杨笠一个人吐槽。

双胞胎颜怡颜悦,这季的开场秀重点放在了婚姻上。

她们把两人的同居日常比作夫妻关系:

一个负责付出和照顾,一个负责接受和抱怨。

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,就是“奉献”。

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天写的《再见爱人》中的魏巍说的说:

“我在家从来不做饭,不是因为我不能做饭,如果我把饭做了,她干什么?她没有成就感的。”

这两段放在一起,简直就是相辅相成。

而现实中确实有大多数女性在千百年来被洗脑:“只要埋头付出奉献,别问值不值得”。

如果过不下去也可以离婚,但得找个好时机。

为孩子,也得忍到他上大学。

如果实在凑合不下去,行,作为男人,我给你自由和希望,但钱,一分也别想拿走。

要说为什么很多女人都栽到了男人手里,嗐,这不就是因为不了解嘛。

如果真这么了解男人,谁还会爱上他呢?

罗永浩说,双胞胎的表演可能没有那么犀利,但足够细腻。

多少婚姻关系,就如同她们所说的那样,女性只为付出而付出,男性麻木接受而冷漠地生活,最后谁都不了解谁,谁都不懂得谁。

同一场比赛中,Noral也谈论了同一个环境下,大众对男女外表评判标准的双标:

越来越多的女生在各种社交媒体和舆论渲染下,在容貌焦虑里不可自拔。

做女生太难了,你要又盐又甜又酷又辣。

相比之下,男生要好看就容易的多了,洗个头、干干净净,就好。

网上给女生罗列出了很多什么苹果型、梨形身材,因为减肥死亡的新闻频频出现。

而男生只要有两种身材就好。

八块腹肌型身材 和 我有钱要什么身材。

朱大强说,自己每次因为训练晚回家的时候,家人总是很担心,希望能有个男生送她。

然而她发现,带给一个女人危险的往往是一个男人,那么男性到底是危险的象征,还是安全的保障?

那家里有老人去世的时候为什么要男生护送呢?也是因为害怕吗?

明明能生孩子的是女人,可偏偏传宗接代认定的只有男性。

说到底,这么多女性脱口秀选手讲段子调侃自己也好,抖包袱吐槽男性也罢,目的难道真的是为了搞性别对立吗?

别闹了,她们没有这时间去浪费,她们只是希望能鼓励更多女性,让大家看到她们的隐忍和辛苦。

这些不一样的声音,有它们存在的理由,也理应被听到。

脱口秀的核心就是用最犀利、最尖刻甚至最恶毒的语言来调侃世俗陈规中的荒谬,它是一种讽刺的艺术。

而现在的脱口秀,太双标了。

单从段子来说,男人们已经讲了好多年的黄梗、刻板印象梗、歧视女性的梗。

甚至还有拿骗保杀妻的来当段子的。

真真的,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。

王小波曾说过:

“我以为科学和艺术的正途不仅不是去关怀弱势群体,而且应当去冒犯强势群体。”

使强势群体的人都感到受了冒犯,那才叫做成就。

我们抛开男性女性的话题,仔细看近几年的语言类节目,能说的话题越来越少。

为什么?因为能被冒犯的人、事太多了。

吐槽大会的口号从:吐槽,我们来真的。

到现在的:吐槽,我们来真的,尽量。

《奇葩说》从第一季的9分,到第七季的6.9分,为什么?

因为它现在什么都不能讲,只能去选一些既刁钻,又悬浮的问题:

妈妈疯狂应援男明星,完全不着家,我该不该阻拦她?

奇葩星球新科技,人们可以自由买卖生命时间,你支持吗?

为了不冒犯观众,不冒犯资本,他们把圈子一缩再缩。

这就很像某音的计算方法。

你喜欢小哥哥,我就只给你推荐小哥哥。

原本,看小哥哥这只是你的兴趣爱好之一,结果,就被算法缩小成:小哥哥是你的唯一

这就会造成我们每个个体看见的世界越来越不相同,每个人都沉溺在自己的信息里。

这种算法和现在语言类节目的严苛,对冒犯的过度警惕,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它们背后的逻辑其实是一样的,追求绝对的一致,排除异己。

男性可以被冒犯吗,当然可以。

只是他们得习惯,这个冒犯者除了同性,也可以是女性。

为什么在男人心目中,男人审视女人,是理所应当。

女人审视男人,就不行,就是在故意制造性别矛盾。

这真的有道理吗?

嬉笑怒骂的段子背后,是对陋俗和不公的抗争。

如果部分男性在听到杨笠的段子时感到被冒犯,请先你首先明白,引发如此广泛共鸣的深处,是女性群体日常生活中面临的真实困境。

她们已经选择了一种最温和、最幽默的方式,告诉所有人。

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大谈男女双标话题,为什么,因为双标的确存在。

我们很庆幸,能有这些优秀、勇敢的女性脱口秀演员站在台上,讨论这些大多数女性都渴望听见的话题。

女性需要一个发声口,我相信,就算不是从脱口秀、节目上,也会从其他地方突破。

我们普通女性也可以自信一点,勇敢一点,站上台,说出自己的欲望和想法,不管能不能被大众所喜欢、认可。

杨笠们只是一个开始,她们的身后是更多勇敢的、不屈于庸腐传统的女性。

如果非要说一句我的想法,我想说:

别让她们闭嘴,因为我们需要她们。

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